骷髅营。

    “该说的和不该说的,我都告诉你们了,接下来,就是让你们来真正的体验一下,什么叫地狱!”高胜寒看着十二名女兵严肃的说到。

    随后,高胜寒走到了何璐的面前,用手指抬起了何璐的下巴,扫了一眼其他的女兵,淡淡的说到:“在战场上,如果你们知道自己要成为俘虏了,我劝你们最好自杀,不要让自己活着面对敌人,因为对于女人来说,当了俘虏是最残酷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!”女兵们听着高胜寒的话,看着高胜寒的动作,脑海里似乎联想出了自己落到敌人手里的下场,一个个面色苍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比如这样!”高胜寒的眼睛陡然锐利了起来,出手如电,搬住何璐的肩膀,一用力,何璐直接背对里高胜寒,高胜寒的双手扶到了何璐的肩膀上,双手一抓,一拉。

    “歘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何璐的作训服外套被扒离开肩膀,露出了里面的作训背心。

    “啊~~”

    刹那间,何璐尖叫出声,身体剧烈的挣扎了起来,想要挣脱开高胜寒,但是由于身体还被绑着,并且高胜寒还在其身后控制着她,所以何璐发现自己在做无用功之后,就浑身颤抖着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女兵们齐齐往后退去,哆嗦着身体,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,嘴里嘟囔着:“不要,不要,不要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后面会发生什么,你们自己能想象的出来!”高胜寒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,轻柔的将何璐的作训服外套给她穿好,拍了拍何璐的肩膀,表示安慰。

    “报告!”何璐的眼角含着泪水,刚才是真的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说!”高胜寒淡淡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如果在或者落到了敌人的手里,我们该怎么保护自己?”何璐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,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想办法自残,保护自己!”高胜寒裂开了嘴,说出的话很是渗人。

    “。。。”女兵们颤颤巍巍的对视一眼,都发现了地方眼中的惊愕和迷茫,似乎对于前路不知道是不是该坚持下去了。

    而这就是高胜寒所擅长的东西,将所有的情况告诉给你,在你明知道下一秒发生什么,但这件事情就是发生了,你还做不出任何的挽回,只能静静的看着,那种无力感深入到脑海中之后,才是真正打击人的。

    “就这种事情,在俘虏营是很常见的,一个人、两个人,或者多个人,都是在常理之中,这是对你们这些女兵最致命的地方,不仅能摧毁你们的精神,还能摧毁你们的肉体!黑暗无处不在,只是你们没有接触过而已!”高胜寒的声音继续的传出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退出,我要退出!”

    “我也退出,我不要在这里,我要回家!”

    两个女兵承受不住了,想到那种场面,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,直接大声叫嚷着退出。

    “带走!”旁边的马路直接挥手喊道,两个崩溃的女兵被带走了。

    余下的女兵们虽然还在坚持着,但是脸上的神情,似乎并没有那么坚定了,一个个似乎都已经快到了精神承受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“又走了两个,好,你们还有一些胆量,希望你们能坚持到最后!带他们进木屋!”

    高胜寒说完之后,先行向着木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走!快走!”马路等人将身下的十名女兵推搡进了木屋内。

    “妈呀~~~”

    “这是要严刑拷打吗?”

    “好恐怖!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”

    十个女兵在高胜寒的身后鱼贯而入,走进了木屋,看到木屋里的场景,脸上苍白的程度又加深了一层。

    “来!坐到这里!”高胜寒看着离着最近的沈兰妮,伸出手抓住沈兰妮的胳膊,直接将其按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马路极其默契的走上前去,将沈兰妮的手脚给拷在了椅子的扶手和椅子腿上,因为接下来沈兰妮要承受痛苦的折磨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飞狼这是诛心啊!”看着监控上的画面里,高胜寒一把将何璐的外套扒掉,丁言摇着头说到,也没有说什么其他不认同的话。

    “谁让她们是女兵呢?这个准备都没有做好的话,如果有一天,她们真的落到敌人的手里的话,那后果可真就不堪设想了啊!”老狐狸叹息着说到,他是怕女兵承受不了肉体的折磨而选择投降,并且出卖军事机密,这样的女兵,是不能留在特种部队的。

    毕竟,特种部队都是在超一线的战场上战斗的,活跃在战场的最深处,时刻面临着几倍的敌人,不定什么时候就可能会被俘虏,甚至在被俘虏之前,连自杀的时间都没有,真要发生叛变的情况,对于战争来说,可是最致命的。

    而这些女兵们,可一个个都处在风华正茂的青春年龄,被敌人抓到以后,宁死不降的后果,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这个原因也是我不想让她们通过选拔的原因,战争,对于女人来说,太残酷了!”雷战叹息着说到。

    “战争让女人走开,这句老话是一直存在的,更多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她们要想通过选拔,这一关是必须要过的!”阎王坚定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带她们进屋了!”丁言看到画面的高胜寒带着女兵们进屋后,提醒到。

    “看,高手,不知道你的小女友能承受住几CC啊?”哈雷看到高胜寒把沈兰妮按到椅子上后,侧头问着丁言。

    “她一定能成功!”丁言坚定的说到,眼睛里闪过一抹信任,刚才的一步,沈兰妮迈了过去,他不相信在这种痛苦之下,沈兰妮还能崩溃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马路将葡萄糖在旁边挂好,然后将针头抓紧了沈兰妮手背上的血管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谭晓琳在旁边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葡萄糖,帮她补充体力的!”马路将枕头粘好之后,起身说到。

    “葡萄糖?”沈兰妮抬起头看了一眼一瓶的葡萄糖,心里升起了严重的不安,虽然猜不出下面会发生什么,但是绝对不会好受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开始问你问题,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!”高胜寒站在了沈兰妮的面前,认真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问吧!”沈兰妮也变的严肃了起来,她知道,这一刻是开始了,真正的考验来了。

    “姓名、职务、军衔!”高胜寒淡淡的吐出了三个词组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大爷!”沈兰妮把头靠在椅子上,很是硬气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哎呦!大爷?行,可否告知我,你的职务和军衔?”高胜寒笑了一下,没有在意沈兰妮的叫骂,继续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信息的!”沈兰妮坚定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哦?是吗?知道这个是什么吗?”高胜寒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个注射器,里面带着少量的药水,向着女兵们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女兵们回答的倒是干脆,不过看向注射器的眼睛却是非常紧张,她们可不相信里面还是葡萄糖。

    “来,我给你们科普一下,这个东西叫硫化喷妥撒纳剂。。。”高胜寒指着注射器里的药水对着女兵们,包括沈兰妮开始解说。

    “。。。在东南军区,第一个适用这玩意儿的就是雷电的雷神,但当时是刚研发的第一版本,药性非常强悍,他也只是承受住了10CC,我手里的这是第二个版本,算是将药性弱化了一个层次!现在,雷神再来试验的话,估计12CC不成问题!”高胜寒将药水在每个女兵们面前晃了一下说到,因为她们已经到了这个阶段,该说的高胜寒也不会藏着掖着,一并讲给了女兵们。

    女兵们齐齐的打了个寒颤,似乎接触的越多,她们越知道,这个世界真的有一层看不到的隔膜,将普通人拒之在外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坐在椅子上的沈兰妮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试验过,现在这东西只有雷电突击队才给配置,据说,下次狼牙的选拔开始的话,就能给我们供应,但真假我们还不确定!”高胜寒似乎打开了话匣子,和女兵们聊的很是起劲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丁木头承受了多少?”沈兰妮的心里默默的自问。

    “来吧!”高胜寒将注射剂递给马路。

    “嗯!”马路接过注射器,直接就将2CC的硫化喷妥撒纳剂打进了给沈兰妮注射的药管里。

    仅仅几秒!

    只见坐在椅子上的沈兰妮的脸色直接变的苍白无比,毫无人色,拷在椅子扶手上的双手,陡然间狠狠的抓住了扶手。

    “!”女兵们看着眼前的一幕,想到了之前被拖进木屋的女兵那凄厉的惨嚎声,明白了,都是注射眼前药剂的反应,通过看沈兰妮的反应,这东西绝对能让人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“姓名、职务、军衔!”高胜寒没有感情的声音再一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大爷!”沈兰妮紧紧的咬着牙说到。

    “好,很坚强的小丫头!在加2CC!”高胜寒点点头,又看向马路吩咐到。

    “是!”马路继续注射进了2CC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叠加起来的痛快再次入侵沈兰妮的脑海,沈兰妮闷哼一声,苍白无比的脸上瞬间冒出一个个豆大的汗珠,顺着沈兰妮那俏丽的脸庞滑落。

    “姓名、职务、军衔!”高胜寒继续高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大爷!”沈兰妮还是一成不变的回到

    “在加2CC!”高胜寒继续。

    “是!”马路继续。

    “啊~~”

    沈兰妮的身体猛的哆嗦了起来,千亿游戏网官网:终于忍不住惨叫出声。

    半晌,才停歇了下去,在看沈兰妮,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,整个人都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姓名、职务、军衔!”高胜寒继续。

    “我,我是你,大爷!”沈兰妮的话都有些结巴了,声音也沙哑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在加2CC!”马路继续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啊~~~”

    惨叫中的沈兰妮,眼泪和冷汗齐飞,身体在椅子上激烈的挣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女兵们脸色惨白的相互聚集到了一起,这一幕真的让她们感觉到了彻骨的寒冷,要知道,沈兰妮在她们之中,不管是精神意志还是体能素质什么的,都是一等一的,眼前沈兰妮的样子,让她们对这个药水是真切的感觉到了恐惧。

    半晌,沈兰妮瘫坐在了椅子上,眼睛通红,面白如纸,变的有些让人认不出了,嘴唇一直在哆嗦着,无声的念叨着丁木头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神志不清了?换下一个!”高胜寒依旧冷酷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是!”马路麻利的给沈兰妮松绑,然后两个野狼突击队的队员将沈兰妮搀扶起来,带出了木屋,扔进了另一个木屋里。

    “丁木头,丁木头。。。”沈兰妮躺在地上,嘴里依旧在无声的念叨着。

   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丁言成为了沈兰妮的精神支柱,似乎这一切都是丁言在支撑着她走下去。

    木屋里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,你!”高胜寒指着一个女兵说到。

    “不,我退出,我退出。。。”被点中的女兵神神叨叨的摇头说到,似乎被刚才的一幕刺激到了。

    “带走!”高胜寒直接挥手说到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!我也退出!”有一个女兵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?”高胜寒的眼睛扫向了剩下的七个女兵。

    “中国女兵,永不言败!”何璐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,再这样下去,女兵真就没几个人了,深深的呼吸一口气,涨红着脸,嘶声力竭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中国女兵,永不言败!中国女兵,永不言败!中国女兵,永不言败。。。”

    女兵们的精气神似乎被调动了起来,响彻起来的口号似乎要将木屋直接给震塌勒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!那两个带走!”女兵们的口号停下后,高胜寒向马路说到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两个退出的女兵被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错,那就你来吧!”高胜寒看着何璐说到。

    “是!”何璐觉得自己这个时候不能弱了气势,要让剩下的女兵们坚定信念,不能再有人退出了,直接自行走到了椅子面前,转身就毫不犹豫的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好!颇有一些巾帼不让须眉的气质,希望你能挺得住!”高胜寒忍不住的赞叹出声,似乎他并不在意自己的赞叹能给女兵带去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PS:感谢读者书友20200505221759931大大投的10张月票,,,,,看到的时候还一位是推荐票,仔细的看了一眼,才确认是月票。。。感谢。

    23:59分,我会看哪位读者是月票金主,8月份给其加更一章。

    欠12章了。。。要命。。。我想哭。。。

龙8娱乐电子贵宾会 916sun.com kcd20.com 新濠天地官方网址 开心8亚洲是什么网站最高占成
奔驰宝马娱乐会员登录网 大西洋游戏城在线开户 tt登录器下载 申博在线咨询登入 申博洗码周周送
聚星娱乐vip开户 辉煌游戏app下载 澳门BG尊娱厅电子最高返点 澳门云顶真人博牌 王子游戏备用网址
葡京盘口赌球 十博注册最高返点 申博管理网客户端登入 大三巴下载最高占成 钻石游戏占成